《小日子》红色BG向同人文【第三更.交集】

【天丹】【柳铁】bg向流水账同人文,不带鬼子玩,不出意外不会出现反派【背景设定:与剧中时期相同,但是没有战争】【憋了一个多星期愣是没写出来……今晚一循环红色ost简直文思泉涌立马弄完了……下一更也不知会等到什么时候……第三更.交集 今天捕房事多,铁林便让柳如丝去长青药房拿药。在路上耗了些时候,到药房的时候本以为田丹已经被徐先生接走了,还有点可惜没法问问田小姐有什么好的方子给铁林治治手臂。没想到到药房的时候刚刚好田丹才换完衣服还没回家。 “田小姐。” “诶,是柳小姐啊,来拿药的是吧,在这呢,您好不好在这里等一下啊,我去给您拿来。” “好,不急,不急的。”柳如丝看着田丹在柜台下面拿好药。等自己接过药后问田丹:“田小姐,麻烦问你个事儿。前些时候,铁林的胳膊受伤了不是,去医院看了看算是治好了。但是最近啊,不知怎么的胳膊又开始疼了起来。想问问该怎么办啊。” “柳小姐,您看看这样好吧。”天丹把拿了药的柜子关上,锁好,从柜台下站起来,看着柳如丝略带焦急的脸,安慰道“我同您回家,看看铁林的胳膊,刚好,铁伯伯的腿也该看看了,我也给铁伯伯看看腿,好不啦?” “那可真的是谢谢你了田小姐。”柳如丝听天丹这么一说,便放宽了心。陪着田丹给方长青哥嫂打了声招呼,让哥哥嫂子等徐天来接她的时候,好同他讲一声自己去铁林家了,让徐天好自己先回家。 从药房到铁林家不近也不远,田丹和柳如丝本想坐黄包车回家,自己后来想着早些回去了铁林还没到家,铁伯去同福里和徐家姆妈打牌去了,现在大概也不会在家,两人便压起了马路。 其实以前田丹和柳如丝是不熟的,曾经早仙樂丝同柳如丝见过一面,说了没几句话就各干各的事儿去了。是自从田丹自己嫁到徐家,柳如丝嫁到了铁家之后,才慢慢的开始熟悉起来。 田丹后来看到褪去铅华柳如丝,装扮上虽不及过去漂亮,但是不知是为何,感觉整个人却更加耀眼了。“大概是满足吧”也不记得是不是自己问过,柳如丝给过田丹答案“以前在仙樂丝,纸醉金迷的,欲望永远填不满。”柳如丝缕了缕自己垂到眼前的头发,用头上那个不知是铁林从哪买回来的发夹固定了起来。发夹很素,却很用心,柳如丝记得刚拿回来的时候,因为东西小,怕掉,怕坏,被小心翼翼的包着,包了好几层,最里面那一层居然还是绒布,生怕坏了。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他,有了爸,还有萍萍,有了一个家,心里被填的满满的,已经没有地方装的下更多的东西了,就想着每天陪着他们,送铁林上班,陪爸爸哼哼小曲儿,和萍萍一起给他们做饭。”柳如丝淡淡的说着这些话,田丹看着她,这个和自己气质完全不一样的女人,却和自己一样爱着这种小日子。和自己爱着徐天一样,爱着给她带来这种日子的铁林。 铁林家的院子,到了。柳如丝正准备开门,听见后面有人在叫自己,回头,看见铁林逆着光,正向自己走来。

《小日子》红色BG向同人文【第二更.立冬】

【天丹】【柳铁】【小翠小裁缝】 bg向流水账同人文,不带鬼子玩,不出意外不会出现反派 【背景设定:与剧中时期相同,但是没有战争】 【想坚持日更所以离今天过去还有25分钟……更了~耶~ 第二更.立冬 今天立冬,徐妈妈觉着要转凉了,家里不热闹,就想着接老铁一家来家里吃饺子。 铁林到了徐天家,发现徐天又在刨木板“怎么?楼梯又坏了?” “没呢。”徐天转了个身继续刨“我呀,给你嫂子最近添了点东西的,以前的东西没地放啊,又舍不得扔掉,想要个放东西的盒子把旧东西都收起来。”铁林看着徐天把刨好的木头拿起来放在眼睛前边,眼睛睁着一只闭着一只,看看木板是不是平了。“我呢,觉得放床底下的盒子在外边买一个太划不来了,就想着我自己给她做一个。” “天哥还是这么贤惠,精打细算的嘞。”铁林手痒,偷偷地拿起刨木板的工具,准备趁着徐天洗手的空隙,过下手瘾,没想到刚拿起来手就被抽了一下。 “别乱动,这是你嫂子的。”徐天把刨好的木板收好,累起来靠着墙放“洗个手,姆妈和柳小姐把饭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说着就拉着铁林进门。可刚准备要进门的时候就拦着铁林不让进门。 “怎么回事,不是要吃饭么?”铁林也被弄糊涂了。 “去边上那个垫了毛巾的地方,擦一下鞋底,这地你嫂子刚拖过,别弄脏了” “……” “你们在那干什么呢,赶紧过来,饭都要凉了。”徐家姆妈看着两人在门口磨蹭这么久,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着急的催了两句,还招了招手。田丹在厨房把锅里剩下的饺子都盛出来凉着,柳如丝和萍萍在徐家姆妈边上一个人收拾饭桌一个人端饭上桌,再给老铁盛了一杯酒,老铁杵着拐棍笑得可欢实了。 今天呢,是立冬,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走在路上嘴里都能哈出白气了,陆宝荣小裁缝现在每天好擦好几次眼镜才能不让白雾挡住自己的视线。小翠呢,正在厨房下饺子“立冬嘛就是要吃饺子的”是昨天田小姐拿了两袋自家包的饺子送到小翠家的时候说的。 小翠以前在乡下这些习俗本都是有的,但是后来老公走了,家里又有两个孩子和一个不能说话的老人照顾,慢慢的忙着忙着就忘了这些大日子。小翠想想都觉得能住进同福里,遇上自家宝荣哥是不是上辈子修了什么功德今世的福气才这么好。 “小翠啊,我是等老爷子修完最后一双鞋才把他请出修鞋铺的呀。你饺子做好没呀”小裁缝搀扶着老丈人走进自己的裁缝铺,扶着老丈人坐好,一抬头便看着小翠端着做好的饺子从厨房出来最近还娇嗔的说着“好了呀好了呀,别急嘛,真是的,不要催我呀。” 老马今天回家,他说挺久没有看到媳妇了,是该回去看看了。刚走到同福里的弄堂门口就下起了雨。一阵风吹掉了贴在墙板上的广告,打在了老马半秃的头顶。老马此刻有些狼狈,没想到身后居然还传来了小翠高调的嗓音。老马都能预想到陆宝荣会怎么嘲笑自己了,可没想到的是一把油纸伞递到了他手里。 “我说了嘛,死老马肯定不会带伞的嘛,他呀根本不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的,天气变凉了也是不会知道的呀。”小翠对着小裁缝笑高调的嗓音整条弄堂都听得到,小裁缝站在小翠身后一脸不乐意的表情看着老马“死老马,这伞呀是算是我租你的啊,到时候是要给钱的,要记得呀。” 老马走出了弄堂,回了回头看见陆宝荣和小翠打着伞走回了家里。一步激起一摊水,水花四溅,雨越下越大,却打不破这条弄堂的氛围,老马想,是时候接媳妇过来,一起生活了。

《小日子》红色BG向同人文

【天丹】【柳铁】bg向流水账同人文 不带鬼子玩,不出意外不会出现反派 【背景设定:与剧中时期相同,但是没有战争】 就是篇过日子的流水账。 本人文笔很差,凑合真看吧……本来就是自娱自乐来着……【没人写就只能自己动手了呗【可能永远不会完结【过日子哪能完结,想哪写哪。 第一更.小日子 徐天从菜场下班,买了条鱼,提了一篮子水灵灵的小菜,心想着回去给姆妈和丹丹做什么花样的菜。心里头高兴,脚步也有点颠儿颠儿的。手中的鱼,尾巴左右摇晃,时不时打个激灵,恩,还是活的,新鲜!蛮好的! 铁林从巡捕房下班,寻思着想去哪偷点酒吃,刚出巡捕房就发现柳如丝在门口等着他。本想朝着另一个方向走的脚立马收了回来,假装严肃的朝自家媳妇走去。柳如丝是什么人?一打眼看着铁林眼睛转就知道他打了什么主意,想了想,便用与街坊聊八卦的语气对着铁林说:“前两天啊,就那同福里的老马,对!就那个理发的师傅,不是小心把胳膊撞伤了嘛,媳妇又不在身边,自己跑出去偷酒吃,这两天不就痛风犯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铁林听罢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到一旁,动了动还隐隐做疼的胳膊,乖乖的跟着自家媳妇回家吃饭去了。 田丹今天下班比徐天早些,出门时就叫徐天下班不用去药房找自己了,自己先回来帮徐家妈妈,不对,是自家姆妈缠毛线。这不秋天到了,天要转凉了不是吗,姆妈想给自家儿媳妇和儿子都打两件新毛衣,暖和。田丹本想也打一件的,无奈技术不过关。徐家姆妈看着田丹着急的样子,笑笑,牵着田丹坐下,教她怎样缠毛线,告诉她下班后帮她一起把毛线缠了“然后姆妈教你打手套好不拉?天儿刚好缺双手套了,之前看了你给天儿打的围巾,蛮好的,打手套啊,有基础的,学得快!” 柳如丝同铁林一起回到家中的时候,刚好萍萍的菜也买回来了。自从柳如丝嫁进铁家,每晚都是柳如丝和萍萍准备饭菜,从不让这两位姓铁的大老爷们进厨房——自从柳如丝尝试着吃过铁家自备家常菜后。嫁到铁家也有一段时间了,学做了几个上海菜,也是吧铁家人口味弄得刁了,基本吃不习惯外面的饭菜的,一日三餐都是柳如丝做,要不是最近铁林手受了伤,家里下了禁酒令,自己嘴又馋的很,也是不会下班就往外边跑不回家的。 徐天提着鱼和小菜回到同福里,小翠的前老丈人老胡吚吚哑哑的补着鞋顺便棒小翠看看书铺,别人听不懂他说什么,但是老胡自己高兴啊。小翠又跑到陆宝荣小裁缝家里去了,小裁缝的铺子里时不时的传出小翠的笑声,看来是真的挺开心的。老马出院刚回同福里,左手还不能大动,想来这几天是没法开张的了。田丹和姆妈正在家门口,太阳刚好还没下山,映着太阳最后的暖光缠着毛线,徐天知道那是给自己的。 就想着这么好的小日子,自己一定要过好啊。

双手枕着脑袋看月亮

大晚上根本睡不着,寝室的灯早已经熄了,一片黑暗中只有手机的灯光亮着,同学要是这时醒来绝对会被我这张被冷光照射得发绿的脸吓到。现在其实超级想画画的,但是没有灯而且只会手绘所以这个想法就这么每晚每晚只是让我想想而已。“想法既然一出现当然也就停不下来了”我边喃喃边把自己的想法敲击成文字。从画画我想到了我现在听的歌,sound horizon的专辑,其实这么中二的歌是我小学的时候听的但是因为觉得挺符合我最近中二的心态就有翻出来听了。之前遇见一个长得很像四娘的coser,跟他聊过几句。他听到我是小学的时候就开始听sh的歌时很是惊讶。“别这样,我只是想表达我小学时就开始中二了。”我当时似乎是这样回答的吧。原谅一个经常熬夜的人的记性吧。一说到那个coser,我忽然发现我连他cn都记不住了。这大概是我高考完后学会的第一件事:“仅仅是爱好的情感是很淡的,所以不要吧随意结识的朋友看得很重,因为别人是不会把你放在心上的。”我跟那个coser是在漫展上认识的,关于漫展的事我大概会就心情来看看写不写。我是那个漫展的志愿者所以我自然是在前期工作就去准备了,在我清点货物的时候看见了那个coser,第一感觉就是头好大,好像四娘。他似乎跟我旁边的几个志愿者挺熟聊的挺开心。而我根本不认识他所以没搭话。本来我就是耳机不离耳的人所以他们的话也没怎么听。不过这样的好处就是容易被我过滤出关键词,然后就让我滤到了sh这个关键词。当时异常兴奋啊,从来没有跟除我和我几个朋友以外听过sh的歌的活人接触过。于是很兴奋的搭话“耶我也听sh的歌的!”人类的交流就是需要一个点来引导,用sh这个话题我们讨论了很久,之前说了我是在小学中二期的时候听sh的歌的但是中二期的事情记得都特别牢固,所以虽然时间远久但是还是聊了很多,还记得当时我是问了他cn的,其实当时很是想跟他交朋友的。可没想到第二天正式漫展的时候,他居然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当时是很失望的,完全没办法用言语表达。现在有点想睡了,但是如果现在睡了,我早上的课肯定又要逃了,昨天就点到被记名字了。“今天绝对不能这样”我边这样想着边费力的撑开了自己的眼皮,继续想着只有晚上才会想的事。晚上真是美好,以前总听别人说晚上会有很多的灵感往外冒,等我真正熬过夜的时候才发现不是晚上灵感多而是晚上安静。白天太吵人太浮躁,想些什么实在不易,可以但夜幕降临灯熄人入眠,环境一旦安静下来人也会随着安静下来。脑袋放空就会喜欢想一些白天来不及想的事,灵感便会随之到来。说是这么说,但是像我这类脑袋里有超多东西的时候就是没电的时候的人实在是很痛苦。脑袋里有各种来不及画下来的想法不断往外冒,一次过后便消失了,我只能祈祷等天亮后能够想起来了。所以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滚下床去桌子前画画,可是没电。于是我走下床端了把凳子在阳台上听着蛙声枕着脑袋看月亮。找了半天发现,原来我们宿舍现在这个时候是看不到月亮的啊。